全国网络传播联盟理事单位 全国地方网站十佳活力品牌 全国地方十大创新网站 新闻热线:0123-8888888
您的位置:主页 > 国内 > 中国边境 >

德国前总理科尔的最大成就:促成东德和西德的统一

时间:2017-06-19 10:19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作者:常州新闻网 字号:TT

原题目:德国前总理科尔的最大造诣:促成东德和西德的统一

德国前总理科尔上个礼拜五去世,寰球的政客们排着队吊唁他,有如斯待遇一定有过人之处,所以我们要说一说他的故事。在开始之前咱们先捋一捋德国最近的几位总理,好弄明白科尔或许是什么时候的总理。德国现任总理是默克尔,来自德国的基民盟政党;默克尔之前的那位总理是施罗德,他来自德国社明党;施罗德再往前的那位总理便是我们今天要说的赫尔穆特·科尔,也来自基民盟。科尔从1982年开始到1998年总共干了16年的德国总理,在16年的总理生涯里他经手了很多事,而最大的那件事相对是两德的统一。

当1939年的后半年第二次世界大战暴发时,科尔只是一个9岁的小男孩,而到了1944年二战结束后的前一年,14岁的科尔已经衣着制服开始军训了,一旦军训结束他会受到元首的校阅,完事后作为帝国武装力气的一份子开赴战场。那个时候他的父亲汉斯和哥哥瓦尔特已经先他一步在战场上为元首效力了,不外他比较幸运,还没上战场二战已经结束,可怜的那个人是他的哥哥,一去兮不复返。所以后来科尔给儿子取名瓦尔特就是为了留念自己的哥哥,这种失去亲人的阅历对他后来执政理念的影响是和平而不是反抗,科尔就是一个酷爱和平的人。

(1982年卡尔宣誓上任德国总理)


二战结束后,因为苏联和美英法之间的对抗,导致德国分裂成了西德和东德。西德的全名过去现在以及未来一直叫德意志联邦共和国,简称联邦德国;而东德的全名当时叫德意志民主共和国,简称民主德国。分开的时候双方接手的摊子都是一片废墟,算是站在统一条起跑线上。德国人是世界公认的优秀民族,只要给他们安宁的环境,他们就能创造奇观。战后不足5年,两德的工业和经济发展状况都已经恢复到了战前的程度,两边人的日子过得不分伯仲。但是我们知道没过多久东德人可是冒着性命危险争先恐后往外跑的,特殊是往西德跑的最多,那么恢复生产之后东德那边到底发生了什么呢?

有一种悲伤的故事是相似的,这种悲剧来自于体系的过错。东德产生的事和查韦斯时代的委内瑞拉差不多,那就是他们大批应用了苏联的制度和发展模式,重视军工业、重工业和面子工程的鼎力投入,而在老百姓的生活方面仍是搞方案经济凭票供给,因此日用品匮乏的严重,那东西越是缺少政府就越是强化对商品的掌握和调配,重拳打击私有经济抑制个人消费欲望,于是两边的差距就越来越大,无论经济规模还是幸福指数,所以东德人日子过得太难就开始往外跑。有句话说得好,出国要趁早!实在不光出国要趁早,这逃亡也要趁早,在最开端的几年好几百万人顺利分开,但是即将之后流亡就没那么轻易了,一路上期待他们的除了严格的旅游禁令外,还有无处不在的机密警察和警犬、铁丝网等障碍物,障碍物中最著名的莫过于是蔓延155公里的柏林墙。

(东德修建的博物馆)


柏林墙从1961年开始修建,修墙的目标当然是为了阻拦东德居民逃亡西德,因为当时被苏联作为社会主义标杆国家的东德有大量的老百姓出逃,这对前苏联来说太打脸了。柏林墙其实并不仅是一堵墙,前后经过15年的重复进级和迭代,它最终变成了一个复杂的阻挡系统,根本配置是两道3.5米高的墙,另外还有铁丝网、电网、报警器、警犬、?望塔、堡垒、大功率的路灯以及武装警卫,并且这些警卫能够直接朝翻墙者射击。不要说后面这些装备,单纯那堵3米高的墙一般人就很难翻越,即使我们今天要说的这位身高一米九的德国前总理科尔想要爬上墙头也不是很容易的,更何况墙头还有铁丝网,墙下还有牵着军犬的巡逻警察。与之前相比,柏林墙可以说基本上断绝了东德人民最主要的逃亡方式,勇敢的人不得不采取更危险的方式,而大多数人只能在墙内向往一墙之隔的西德。

一墙之隔的西德在美、英、法移交权利之后,保存了原来的政治体制,政府的工作重点不在重工业和面子工程上面,而是经济的健康发展和大众的生活休会。那时候西德的经济水温和收入已经几倍于东德,西德人的工资收入也几倍于东德人,他们吃的用的东德人甚至见都没见过,而且他们可以在任何便利的时候出去玩,只要他们掏得起路费。有句话说没有比较就没有损害,在连续的对照和持续的伤害下,东德人终于发飙说老子不跟你们玩了。

(1986年东德举行柏林墙修建25周年纪念日)


东德人民把苦日子过了43年,到了1989年的时候,他们已经认为无法持续忍耐下去了,而那一年正好整个欧洲都不安宁,捷克、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等国的人民都在大街上群体折腾,当时欧洲的政治风气就特别像前几年的阿拉伯之春,于是在东德各种对当局不满的抗议示威运动此起彼伏,抗议者一致要求放宽旅行禁令和对媒体的节制,直到局面失控东德的负责人辞职。新上台的老大迫于形势决议放宽旅行禁令,给任何想外出的人发放签证。成果这个放宽旅行的禁令被错误的执行成了开放柏林墙,好家伙一个月不到,主要交通干道的柏林墙已经全体被人免费拆除,与此同时有三分之二的东德人在国外旅游。


柏林墙倒塌的时候,一位东德的物理学女博士受到了深深的震撼,她觉的有什么东西从天而降把她击中了,她意知趣比干燥的物理学,从政才是她冥冥之中一生的正确追求,于是在1989年她转专业踏入东德最后一届的政坛,一年后参加到基督教民主联盟,而且从1991年到1998年一直担负基民盟的副主席,这个人就是现在的德国总理默克尔,而那时候基民盟的正主席便是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听到高墙倒塌的轰隆声,总理科尔清楚了,历史的过程把祖国统一的任务交到了他的手上,这个活儿注定是他来干了。

(柏林墙上的?望塔)

要想让两边走到一起变成一个国家,完全不是把东德的政府职员召集起来吃个饭就能解决的事。当时东德的执政者都是依照苏联老大哥的指使做事,如果科尔不跟苏联人打个招呼就跟东德聊一统江湖的事,统一应该是非常艰苦的,即便他才能出众绕过苏联人完成了统一,恐怕之后的德国东部就会像现在乌克兰东部一样永无安定之日。所以在柏林墙倒塌后的第3个月,也就是在1990年2月份科尔拜访了苏联,费尽口舌胜利说服戈尔巴乔夫点头赞成德国统一这件事由德国人自己做主,苏联人不再干涉。

搞定了苏联那边还不算完,还需要搞定东德的政治气力。东德在43年前决裂出去当然不是苏联单方面的强迫行为,不然你弄出去也得有人替他打理吧。这些替苏联人打理东德的是原来德国的好几个社会主义政党,正是他们对社会主义的无限等待外加苏联和欧美的暗斗抗衡才共同促成了东德的独立。因此墙固然倒了,但是以后东部地区还得由东部的人来管,所以科尔想要统一后局势稳定,最好的情形是东部地域将缘故一个不是苏联粉丝的政党来执政,不久一个叫“德国联盟”的政党进入了科尔的视线中,于是在1990年3月份东德大选开始前,科尔数次去那边为德国同盟站台拉票,最终德国联盟顺利上台执政。

(2000年的科尔和默克尔)

事件进行到这一步,好像无论攘外还是安内都已经基本搞定,下一步就是经济和民生问题,假如前两个关联到两德统一的可能性的话,那么经济问题就关系到了统一后的稳定性。为此科尔成立了一个名叫“统一内各委员会”的机构专门负责推动这些事,在他的推动下捕鱼游戏中心下载到了5月份西德与东德签署了关于货币、经济和其它社会问题在内的一系列政府条约,好比在工资、房租以及退休金方面确保东西两边的马克以1:1的比例进行兑换。

做完以上这些,按道理接下来就行该开庆功会了,但是还差了一点,差点什么呢?二战结束后,当时的几个战胜国可是烧了数不清的钱牺牲了许多人,才把德国和日本制服的,之后大家制定了一系列规矩就是为了预防德国人若干年后再来一次。这才从前40多年你就玩起了统一扩展了版图,那以后是不是还会有别的想法呢?所以科尔得带着本人的外交部长向英国、美国、法国以及前苏联这4个战胜国做一个交代,对他们说以后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自己心里清晰,请各位高抬贵手。这次谈判停止后签订了一个《终极解决德国问题条约》,德国许诺会严控纳粹思维,战胜国也撤消了之前在德国的一切特权。

(2015年科尔与默克尔握手)


1990年的10月2日,东德政府上完最后一天的班之后,就彻底关上了办公楼的大门。第二天统一的庆典在首都柏林举办,离开45年后德国再一次完成了统一,从柏林墙倒塌到德国统一满打满算也就是一年的时间,在这一年里奔忙相告最为劳碌的人便是当时的德国总理科尔,这位德国统一的头等功臣上周五刚刚去世了。

[编辑:常州新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