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网络传播联盟理事单位 全国地方网站十佳活力品牌 全国地方十大创新网站 新闻热线:0123-8888888
您的位置:主页 > 军事 > 军事评论 >

反“港独”行动发起人:做勇敢中国人消除“港独”

时间:2017-09-19 17:05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作者:常州新闻网 字号:TT

  香港高校产生一连串的“港独”标语风波,当面黑手被指是宣传“违法达义”的港大法律学院副教学戴耀廷等人。17日,香港律师会前会长、立法会议员何君尧发动“反港独、反冷血、反伪学”的呐喊行动。18日,他接收《环球时报》专访时表现,作为一个勇敢的中国人,就要挺身而出反对“港独”。

  环球时报:“港独”罪魁不止戴耀廷,您这次的行动为什么只针对他?

  何君尧:2013年1月,戴耀廷在报纸发表文章提出“公民抗命”,引起香港社会的震动,特殊在年青学生中,一些人认同了教法律的老师所讲的“违法达义”,认为很新鲜,很有创意。但提出这个概念的戴耀廷没有说清晰,在外国,“公民抗命”的意思是反对种族歧视,而香港1997年重回祖国怀抱,跟殖民地统治的种族不公义风马牛不相及,抗什么命呢?紧接着2013年6月,他又印制了一本书,很详细教诲香港市民怎么进行“公民抗命”,于是我们看到2014年“占中”暴发。一些学生受到他不正确概念的蛊惑冲撞法律,陆续坐牢,但鼓动“逆命”的他仍逍遥法外。尤其最近一些高校学生会在所谓民主墙上宣扬“港独”,煽动让香港脱离中国,使大部分想要学习的学生受到不良风气影响。有学生会前会长还称中国人为“支那人”,一个有知己的人是不会讲这种话的。

  我们需要思考,为什么大学培育的学生不知道通过恰当手腕讨论问题,而是用不堪入耳的话侮辱中国人?另外,香港教育局副局长的儿子可怜自杀,有人竟说“恭喜”归西,完全倒置我们对教育的期盼。在培训老师的学校里竟有学生讲出如斯没有血性和人道的话,我们怎能安心让他们来教育香港社会未来的接班人?可以说从“公民抗命”概念提出之日起,香港社会发生的一系列动荡都源于戴耀廷,一个教法律的人其身不正,所以我提出要革去他的教职。

  环球时报:您以为校园内涌现鼓吹“港独”的标语,来源在哪里?

  何君尧:戴耀廷只是其中一个代表,后面还有一些人在隐瞒他,进行颠覆香港安宁的运动。学生被误导,他们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但当我挺身而出的时候,就有200多名学界人士跑出来,批驳我影响学院的自主独立性,为戴耀廷说项。这些人和海外所谓“民主基金会”的人,美其名曰要改良当地民主,实在是从事某些非法勾当影响我们社会的宁静,损坏我们的基础。本地则有一些人情愿做走狗,情愿牺牲香港整体好处。种种原因加起来,造成香港现在的局面。但我有信心香港可以拨乱反正,把整个局势扭转过来,为此我们需要莫大的勇气和团结的精神。

  环球时报:一些学生会以“言论自由”为幌子鼓吹“港独”。您怎么看?

  何君尧:言论自由不是没有边际、没有限制的。“港独”自身违反根本法和香港刑事条例,鼓吹暴乱在香港是犯法的。在我看来,假如就学术问题进行严肃探讨,提出许多论证和观点,当然属于学术自由,而不是像现在的学生会在街头鼓吹或在民主墙上咒骂渲染。

  我们也看到,一些学生撕掉“港独”标语后遭到围攻。可见学生会在搞“双重标准”,是在用言论自由掩盖他们烦扰香港安定的真正目标。

  环球时报:您是岭南大学校董,就您的懂得,学校学生会的代表性有多大?

  何君尧:学生进入大学第一年,成为学生会会员,到了第二年,他们就开端互选治理层。成立学生会的原来目的是训练学生独立思考的才能,造就他们为大众服务的能力和精力,但现在适得其反。我听到一些消息说学生会完全是一小撮人的选举,这个能够懂得,在香港活泼的分子不太多,他们大部分时间比较冷感,属于缄默的大多数。

  所以我们真的要沉思一下,目前的制度是否令一小撮人以民主为幌子,以学生会的名义绑架大多数人,应该斟酌树立均衡和监视制度,把这种不正常的情形刹停。特区政府做的事件都受到人民监督,学生会岂非不应该吗?

  环球时报:您认为在“港独”这个问题上,学校应该承当怎样的责任?

  何君尧:我们中国人讲“养不教,父之过;教不严,师之惰”。大学是高度自管的,这个可以理解,究竟是从从前英国殖民统治的历史长河中走过来的。像戴耀廷在1997年以前已经在港大教法律了,他的政治态度当时确定相符英国利益。但既然是老师,除了有一定的学术程度外,也应该有很高的道德水平,知道本人肩负着教导香港下一代的重责。但现在我们看到学生走上偏激道路,一些学校却没有详细做法进行改正。有高校校长受到舆论压力,才回应说不赞成“港独”。这句话听起来很好,细究会发现是很脆弱的抒发,缺少力度。我现在站出来振臂一呼,希望大家都能做勇敢的中国人,消除“港独”。

  环球时报:戴耀廷周二出庭,拒不认罪。您下一步还有什么新的动作吗?

  何君尧:我做的事情不是针对他目前面对的刑事检控,而是他之前的所作所为。我主要做了三部分工作:一是写信到港大投诉,目前他们给我的回应不理想,我会持续追究;二是公然批评戴耀廷的言论违背教法律的学者的身份;三是动员签名,已经有8万多人支持。下一步我会继续要求港大启动考察机制,如果对方完全不理睬,我不消除采用法律行动,但这部分要小心处置。

[编辑:常州新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