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网络传播联盟理事单位 全国地方网站十佳活力品牌 全国地方十大创新网站 新闻热线:0123-8888888
您的位置:主页 > 娱乐 > 电影 >

网络文学与片子工业:谈谈情感 找找交加

时间:2015-11-09 18:17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作者:常州新闻网 字号:TT

  如今中国电影产业发展迅猛,据统计,2015年中国电影产业持续坚持高速增加态势,前三季度全国电影票房收入达330亿元。在票房连破新高的同时,《烈日灼心》、《促那年》、《何以笙箫默》、《九层妖塔》等由网络文学改编而来的电影火爆银幕,获得不俗的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

  今年10月,中共中心宣布的《对于繁华发展社会主义文艺的看法》提出要鼎力发展网络文艺,而网络文学恰是网络文艺的主要组成局部。10月29日,在第十届北京国际文化创意产业展览会举办的以“网络文学与中国电影产业”为主题的研究会上,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阅文集团副总裁罗立、新锐导演韩延、有名网络编剧白一骢和著名编剧张家鲁从“知识产权与产业潜力”、“文学原著与影视剧作”、“艺术尺度与贸易价值”等方面,就网络文学与中国电影产业开展热闹讨论。

  IP和影视之间的创作关系,就像做一道鱼翅汤

  目前,网络文艺和网络文学是当下中国电影产业最活泼的因素。不仅在电影范畴,好比前段时间热播的电视剧《琅琊榜》、《花千骨》等也是来自于网络文学。然而,提到网络文学,近两年被普遍提及的热词就是IP(Intellectualproperty)常识产权。在阅文团体副总裁罗立看来,于影视的领域去探讨IP,首先就是IP本身,即应该是一个很好的文学作品。“如果你不能领有大批的读者,信任很难成为一个有价值的IP。所以当你成为一个创作者的时候,就要想怎么才干写出一部大家爱好的小说。”罗立说。

  但是我们也会看到,一些作家很善于创作出令人冲动、喜欢的小说,但是他们的作品却没有成为优质的IP被大家记住。“我想更多起因是没有很好的经营,没有把它挖出来,放在宽大读者的面前。其实你每做一次新的下游产业链的布局,这个IP的价值就会被放大。可能会从小说变成了影视,变成了游戏,变成了动漫,也可能变成了主题公园。”所以,创作本身、优良的作品加上完全布局的运营,能力形成一个高价值的、有意思的IP概念。

  然而,对于这个被炒热的IP概念,影视创作者们的立场却偏向于对内容本身的创作。

  “我们做影视剧的人是创作者,最好不要接收资本的裹挟,只有干好自己的事就行。比现在年热播的电视剧《花千骨》也不长短常火的IP,却因为电视的热播带火了游戏。我们可以让IP在变成影视剧的过程中,捉住其在网络传布中的亮点,把这个上风放到电影当中去,同时更要把传统的电影伎俩做扎实。”著名编剧白一骢说。

  “IP跟影视之间的创作关联,就像做一道鱼翅汤。各位假如去粤菜馆的话,常常看到门口大玻璃柜里放了很多的干鱼翅,而这个鱼翅我感到就是IP,是一种很贵的食材。而从干鱼翅变成一道鱼翅汤端到食客眼前,这旁边要经由十多少道的工序。好的IP很多,但是跟影视作品的间隔,其实很远。就拿咱们创作实现行将上映的《寻龙诀》做例子,创作整整用了四年时间。”编剧张家鲁联合工作实际谈道。

  网络文学为何能与传统影视业严密相连?

  网络文学的受众是年青人,同时影视工业也是一个以青年人为主体的风行文明。所以对陪同着网络一代成长起来的受众,他们是通过网络和影视树立起接洽的。然而,在今天的网络文学当中,备受质疑的是,许多网络文学题材有其单一性。比方网络文学创作题材重要以盗墓、科幻、言情为主,而这些题材其实不太多传统文学的内在价值观,也很难久长地吸引观众。

  罗破对网络文学近20年的发展进行了简略的梳理,“你会发明,近5年来的创作跟15年前比拟实在差别是很大的。网络文学在头5年绝对来说更像传统文学,而到了2000年,常州新闻网,特殊是2000年至2010年那一段时光又完整南辕北辙了,缺少文学素养和价值。然而,最近这5年你会看到其实良多传统文学的作者,或者说从前他可能是科班出身,但跟着自我的成长,他写作的方法也越来越像传统文学。也就是说终极文学仍是会回归到文学自身。”

  因此,在将网络文学改编成影视作品的过程中,创作者会见临对带有网络文学特点的粉丝服务意识与传统文学代表的文艺思维的均衡困难。

  “其实我在改编《鬼吹灯》时本人并不是它的读者,由于我对网络文学有一种距离感,总觉得它不是写给我看的。但在与网络作者的沟通中我发现,他们所面对的读者是无比实在的,他们每天要写几千字甚至上万字,直接就能够收到读者的反馈。因而,网络文学的需求与读者之间的互动使其存在发散式的构造特征。比如我在改编小说《风声》的时候,前后大略用了9个月,但在改编网络文学作品《鬼吹灯》时,这一写就是两年。因为改编成电影完全是聚焦性的结构方式,两者在创作方式上有显明不同。”编剧张家鲁说明道。

  执导过电影《滚蛋吧!肿瘤君》的80后导演韩延说,“是不是可以做纯服务于粉丝的这种电影,其实我心坎曾经一度挣扎。但问题并不是出在文字的表达上,因为我们并不一定要去评判网络小说的文学性,因为文学性要分很多层面来讲。无论是网络文学还是传统文学,评判它到底能不能改编,其实很大水平上要看其戏剧性,而在戏剧性上就必定要有一个非常有意思的人物。”

  片子跟网络文学之间就是一个互补的进程

  当下的网络文学的需要量大,天天面对读者,所以必需寻求程式化的复制方式,往往在这过程当中,就会损失了人物。

  “我觉得电影和网络文学之间就是一个彼此补充的过程。当一个网络小说中的某一个点感动你,我们作为电影的创作人要侧重增强它的人物。比如像电影《滚蛋吧!肿瘤君》,它的全部的方式和表白都十分网络化,就只有这个人物是电影化的,我须要由这人物延展故事,反而其小说或者漫画本身并没有提供应我故事。但也可能反过来,有一本特别有意思的小说它的故事特别棒,但是我认为这时候就是要加强里面的某一个人物让其成为经典。”导演韩延说。

  网络的一大奉献是让人们相信类型电影,成为当下的一种必定。当我们回首看网络电影,其实它把类型分得很细。这样一种分类实际上是满意不同人对精力上的一种追求。

  北京电影学院院长张会军觉得,“电影要学的就是对网络数据进行分析,把网络这些东西异常量化地剖析出来。网络给我们供给一种从新思维的方式,我们在网络小说里面,学到的是看它怎么去结构,怎么去设定情节,怎么完成事件,怎么完美一些细节。同时,在人物塑造上和事件抒发上,则要更多地去学习传统戏剧在叙事方面的货色。”

  “有一句很著名的电影台词,叫做我要站着把这个钱给挣了。但是有时候我们做创作的人,会站得太高,这个钱反而就挣不着了。如果说网络文学与电影产业之间的关系是什么?我觉得不妨让它们两个先谈谈情感,相互找找交加。我们便会找到二者融会或者天然捆绑的一个最佳状况,让非常民众化的网络文艺跟电影可能走得很远,而且走得更好。”张家鲁总结道。

  (文字收拾 赵亮)

[编辑:常州新闻网]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