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网络传播联盟理事单位 全国地方网站十佳活力品牌 全国地方十大创新网站 新闻热线:0123-8888888
您的位置:主页 > 健康 > 健康产业 >

养元饮品IPO员工财富逆袭 库管员万元入股身家已过亿

时间:2018-02-06 14:30    来源:未知    浏览次数:    作者:常州新闻网 字号:TT

  养元饮品IPO基层员工财富逆袭 库管员万元入股12年身家过亿

  21世纪资本研究院 李维 实习研究员 柳瑶

  导读

  巨大的财富效应背后是78.83元的发行价,而这与养元饮品多年来的业绩暴涨不无关联。2008年至2016年,8年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复合增长率达3022.81%和11320.83%。

  “车间工人、公司司机、财务部会计……”一系列曾经看上去不起眼的普通身份,伴随着养元饮品(603156.SZ)的首发完成,正在成为资本市场造富效应的重要见证者。

  2月1日,养元饮品公布发行结果,其发行价达78.73元。作为市场知名饮品“六个核桃”的生产商,其近年来销售规模的暴涨,显然成为推高其发行价的原因。

  由于多位管理层股东及职工在2005年“接盘”国资时的成本较低,此次IPO的造富效应让其中的多名早期股东在12多年间获得了超过上万倍收益。

  养元饮品造富记

  如今已成功IPO的养元饮品,早年脱胎于包括衡水老白干集团旗下河北养元保健饮品有限公司(下称养元有限)的改制。

  2005年底,包括姚奎章、李红兵等管理层在内的58名公司职工合计出资309.49元受让了养元有限的全部股份,并进行了相应出资。

  从招股说明书显示的历史沿革来看,当年的自愿出资人中基层员工占据主体地位,例如3名财务部会计、4名库管员、5名业务员、2名司机、1名花木工人、1名厨师等43名基层员工。

  13年后的今天,养元饮品的IPO和即将上市让上述作为创业元老的大多数基层员工实现了“逆袭”。

  布建玲在养元有限改制前是一名公司的“库管员”,改制其投入1万元资金;而在养元饮品发行前,其持股已达123.23万股,即使以养元饮品发行价计算,其合计市值已达10410.12万元,是名副其实的身家过亿。

  像布建玲一样有着“投入1万元、12年变成1亿元”经历的,还有当年的“库管员”李春花、刘红娟、“车间统计”啜文青、“车间工人”时晓红、“供应部采购员”王书强、“财务部会计”张雪莲。

  也并非所有基层员工都有意愿在2005年耗资1万元参与公司改制,车间工人杜藏暖、周建云对于养元有限的早期投入仅1000元;车间工人徐海舰、花木工人张通水、刘凤勇司炉工、业务员韩旭早年投入仅为2000元;而到养元饮品上市时,其早年的财富均实现了上万倍的暴增,当年投入的1000元,经过12年等待后,在养元饮品发行的那一刻增值为1041.02万元,这些昔日的基层工人们皆成功迈入千万富翁之列。

  值得一提的是,上述计算还只是基于养元饮品的发行价;若不考虑新股效应,参考同行业仅1月来的38.57倍滚动市盈率测算,养元饮品上市后还有望迎来117.42%的上升空间;这也意味着上述员工12年前的投入最终浮盈达到2万倍。

  与不少拟IPO公司的“PE扎堆”现象有所不同,养元饮品的IPO红利更多的转化为员工持股收益。

  2月5日,一位接近养元饮品的投行人士表示,“养元饮品并没有积极引入战略投资者,这和饮料行业相对较好的现金流状况有关。”

  早年的职工持股基因、较好的现金流,也让养元有限在股改增资时将注意力放在员工股权、经销商的激励上。

  2009年底,养元有限股改为养元饮品;2010年,公司向部分员工和经销商定向增资580万元,每股发行价为3.5元。

  这也意味着,彼时参与养元饮品增资的员工和经销商此刻的收益也将不少于20倍。

  21世纪资本研究院发现,韩旭、李玉胜、王连龙、王香红、夏君霞5名曾出资参与养元有限改制的老员工也参与了此轮增发;不过当时上述员工职位多已提升。例如韩旭已从最初入股的业务员成为泰安办事处主任;李玉胜从科技部科员成为研发主管;王连龙则从业务员成长为督导部主管。

  巨大的财富效应背后是78.83元的发行价,而这与养元饮品多年来的业绩暴涨不无关联。2008年时,养元饮品的营业收入、净利润仅为2.85亿元和0.24亿元,而在2016年全年,养元饮品已实现89亿元的营业收入和27.41亿元的净利润,8年间复合增长率达3022.81%和11320.83%。

  不过,也有一些早年职工并未如此幸运的赶上此次养元饮品的IPO红利。例如2005年投入高达11641元的牛志旺、投入2000元的司炉工刘凤勇,因中途的股份转出而未能分享此次养元饮品的IPO盛宴。

  统计显示,当年的43名基层员工中,能坚持到养元饮品IPO的只有34名,其中还有部分员工在IPO前进行了减持。

  存量“变现”速度

  相比于IPO的财富增长,养元饮品发行中特有的老股转让还强化了其造富效应的即时性。

  事实上,A股市场的老股转让情况并不常见,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发现,自资本市场设立以来,仅有67家IPO公司开展了老股转让,其中较多发生在IPO恢复审核的2013年底-2014年初。

  2017年至今,IPO企业的老股转让现象进一步减少,包括养元饮品在内一共仅有5单,其余四单分别为2017年3月发行的星帅尔(002860.SZ)和洁美科技(002859.SZ)、7月发行的科力尔(002892.SZ)以及10月发行的英可瑞(300713.SZ)。

  不过,上述四单老股转让规模分别在200万股-400万股之间,而股东变现规模也仅为5000万元至1亿元之间;而此次养元饮品老股转让规模则达1075万股,合计变现金额达8.47亿元。一举超过2017年年内四单的总和。

  这也意味着,养元饮品成为自2017年以来老股转让规模最大、变现金额最多的首发项目。

  在投行人士看来,老股转让既促进了流通盘的扩容,又能加快老股东的变现速度,是对于一二级市场投资者的“双赢”。

  “新股炒作很大原因一方面受制于限价,另一方面和流通盘过少有关,但是存量发行(老股转让)显然是对这一问题的缓释,”2月5日,华泰联合证券一位保代表示,“可能有人觉得存量发行有立即‘套现’的嫌疑,但实际按照当下23倍限价发行的政策,老股东的转让其实也是让渡了一部分溢价收益给市场,提高了打新中签率。”

  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发现,养元饮品股东参与老股转让的积极性颇高,除马永利、张洪斌、宗亚利三名股东外,其余126名股东均选择转让部分其所持老股,这也让不少早年的持股职工立刻实现了部分“财富变现”。

  例如2005年养元饮品改制时,曾出资7162元入股公司0.72%股份的原公司司机张新措,其后期将出资额追加至2.5万元。而在此次养元饮品发行时,张新措所持老股规模已达330.56万股,此次IPO其老股转让规模为7.26万股,以78.73元/股的发行价计算,其此次变现金额可达571.58万元,堪称“史上最励志司机”。

  无独有偶,当年的财务部会计孙天玉,其早年实际出资仅两万元;而其发行前所持股本已达264.45万股,其中老股转让部分达5.81万股,合计变现457.42万元。

  此外,早年投入1000元的“幸运车间工人”杜藏暖,其在养元饮品此次发行前共持有13.22万股,在此次老股转让中也完成了2900股的转让,涉及变现金额22.83万元。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编辑:常州新闻网]
友情链接